首页 > 企业资讯 >新闻内容

OLED大势已成,液晶材料起家的瑞联新材如何抢占先机?

来源:亿欧 2020年04月27日 11:11

当手机界还回响着“LCD永不为奴”的声音之时,在OLED显示屏的上游材料领域,早已有公司悄然开始布局。

瑞联新材是国内OLED材料的领军企业之一。经过多年的发展,已开发“OLED前端材料化合物”超过1300种,自主研发的合成路线超过1800种,产品实现了对“发光层材料”、“通用层材料”的全覆盖。

Idemitsu、Dupont、Merck、Doosan、Duksan等国际领先企业,占据全球OLED终端材料市场约70%份额,瑞联新材已经全部建立合作关系。

同时,瑞联新材还是国际领先的“单体液晶”生产商,凭借液晶单体产品,成为占据全球混合液晶市场约80%份额的龙头企业德国Merck和日本JNC的核心供应商,并与国内主要混合液晶厂商八亿时空(688181)、江苏和成、诚志永华建立稳定合作。

近年来,OLED的发展迅速,俨然一副将要取代LCD的趋势。反观LCD,过剩的产能不断拉低LCD面板的价格,行业深陷“低谷”。

如此局势之下,瑞联新材将如何平衡这两块业务?它又能否在产品更新迭代的浪潮中乘风而起?

榨干LCD全部价值

最近几年,瑞联新材业务规模稳步增长,2017年至2019年,其营收从7.2亿元增长至9.9亿元,复合年均增长率17.3%;净利润也从7800万元增长至1.48亿元。

其中,液晶材料是瑞联新材的营收支柱,2017年至2019年,其液晶材料业务分别实现营收3.78亿元、5.97亿元、5.69亿元,占当期总营收的53.6%、69.8%、57.6%。

瑞联新材所生产的液晶材料主要为单体液晶,单体液晶以不同比例混合在一起,便是在LCD面板制造中,最终用到的 “混合液晶”。

2019年瑞联新材液晶单体产品的销量,占全球市场的比重达到16%,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也得益于其与全球混合液晶龙头德国Merck和日本JNC的深度合作。当期,德国Merck和日本中村(JNC指定采购商)是瑞联新材前两大客户,它们合力贡献了瑞联新材接近一半的营业收入。

不过,虽然液晶材料业务依旧是瑞联新材的主要营收来源,但其营收增长却出现下滑。与此同时,瑞联新材OLED材料营收却同比增长50%,达到2.3亿元。

在这两个业务营收规模的“此消彼长”中,是否意味着LCD材料业务真的已经触顶?

瑞联新材LCD材料业务其实还未达到上限,其液晶单体销量一直保持增长,已从2017年的80.49吨增长至2019年的131.08吨。液晶材料收入下降,主要是受到LCD面板价格下降的影响,上游材料价格因此相应下调。

而随着三星、LG等显示面板生产厂商逐步减少或退出LCD产能,世界产能进一步向中国转移,LCD的价格也正在逐步回暖。

此外,下游LCD显示面板的市场也仍有一定发展空间。

这是因为,虽然OLED的发展正在逐步侵蚀LCD的市场,但LCD目前仍是平板显示市场的主流,2019年全球平板显示市场规模约为1052亿美元,其中LCD面板市场规模约为793亿美元,占比为75.37%。

在LCD电视面板大尺寸化趋势,以及5G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带动下,LCD面板市场规模也将保持持续增长的趋势。根据IHS数据,2019年,全球LCD显示面板的出货面积为2.16亿平米,预计到2023年,LCD面板的出货面积预计将增至2.39亿平方米。

届时,作为LCD面板的上游材料供应商,瑞联新材继续受益可期。

为了迎接液晶材料需求的增加,瑞联新材此次申请上市的募投项目中就拟募集3亿元资金,用于新建两个高端液晶显示材料生产车间。

抢先布局OLED

纵观显示技术发展历程,从“CRT电视”到“等离子电视”,再到如今的LCD,新老技术交替屡见不鲜。曾在与等离子显示技术的角逐中胜出的LCD,如今也面临OLED的冲击。

OLED,即“有机发光二极管”,而OLED显示屏则是利用有机发光二极管制成的。根据驱动方式的不同,OLED也可以分为“PMOLED”和“AMOLED”,其中AMOLED是当前发展的主要方向。

从LCD和OLED的发光原理上看,LCD发光主要依靠“背光模组”,而背光模组通常由大量的LED背光灯组成,液晶材料则相当于“光闸开关”。与LCD不同,OLED则不需要背光模组,也不需要控制光量的液晶层,它能够实现自发光。

而且更重要的是,由于OLED显示屏的结构与LCD显示屏不同,LCD中需要用到的“滤光片”、“偏光片”、“背光源”和“混合液晶”都被“OLED终端材料”所取代,因此在整个面板制造中,OLED材料成本占比远远大于液晶材料成本占比。OLED材料成本占OLED面板材料成本的比重约30%。

其中,发光层材料是OLED终端材料的核心部分。按照发光颜色的不同,发光层材料可分为蓝光、红光和绿光材料。

目前,瑞联新材产品已经覆盖这三种发光层材料,并实现规模化销售。同时,瑞联新材也是是国内少数能规模化生产OLED材料的企业,2019年其在全球“OLED升华前材料”市场的占有率约14%。 

得益于构造相对简单,OLED面板相对LCD面板更轻、更薄,同时OLED的材料特性也使得其可以实现柔性显示和透明显示。这些特性也促使OLED面板在智能手机、VR以及智能手表等领域逐渐取代LCD面板,成为设备制造商的新选择。

以手机为例,各大手机品牌的旗舰机纷纷放弃液晶显示屏(LCD)转而投向OLED的怀抱,连LCD忠实用户苹果,也在它的X、Xs系列采用了OLED显示屏。

但受限于蒸镀技术、良品率等原因,OLED的价格也明显高于LCD,并且短时间内OLED材料的市场也将集中在中小尺寸屏幕产品。

不过,不同于已经进入存量竞争的LCD面板市场,OLED市场可以说是一片蓝海。

作为新型显示技术,近年来OLED显示的商业化应用越来越多,AMOLED面板的出货面积也从2014年的155万平方米增长至2018年的659万平方米,复合增长率达到43.6%。据IHS的预测,到2023年,AMOLED显示面板的出货面积将增至2243.48万平方米。

而下游的放量,也将推动上游OLED原材料产业的发展。IHS也预测到,2019年OLED终端材料市场的需求约为82.34吨,较2018年增长42.36%。 未来随着OLED显示面板产量的不断增长,OLED显示材料的需求也将继续扩大。

届时,瑞联新材作为OLED前端材料供应商,其OLED业务规模将迅速扩张。

掘金医药中间体领域

仅仅是显示材料市场已经不能满足瑞联新材的胃口,它还将业务延伸至“医药中间体”领域,成功拓展了医药“CMO/CDMO”业务。

在液晶材料营收出现下滑时,瑞联新材的整体营收能够继续保持增长,除了OLED材料业务外,也有医药中间体一半的功劳。2019年,医药中间体业务营收1.56亿元,同比增长160%。

所谓CMO,即“医药合同生产”,是指接受制药公司的委托,提供“医药中间体”、“原料药”、“医药制剂”等的定制生产等服务。

而CDMO的出现, 则是随着药企不断加强对成本控制和效率提升的要求,单一代工生产服务已经无法完全满足客户需求。药企希望CMO企业能够利用自身技术积累承担更多工艺研发、 改进的创新性服务职能,帮助药企提高合成效率并最终降低制造成本。

目前,多数跨国制药企业为了降低药品研发生产成本,会选择委托CMO企业生产定制化的中间体、原料药,通过专业化分工来提高新药研发效率。

根据Business Insights的统计,2017年中国CMO的市场规模约为314亿元,到2021年,中国CMO市场规模预计将增至626亿元,复合增长率约18.83%。

医药中间体是指生产“原料药”之前的各类化合物,虽然看似与显示材料风马牛不相及,但本质上都属于有机材料。能够成功跨界,也要归功于瑞联新材在显示材料领域积累的大量“化学合成”、“纯化”、“痕量分析”及“量产体系”等技术经验。

瑞联新材受托完成合成路线工艺研发及规模化生产的“PA0045”,是当前医药中间体的主要营收来源,2019年PA0045产品营收1.44亿元,占医药中间体总营收92.3%。它也是某治疗非小细胞肺癌新药的医药中间体,该肺癌治疗药物已在日本、美国、欧洲等地注册上市。

虽然,瑞联新材开发出的成熟的医药中间体数量相对较少,但瑞联新材处于在研阶段的医药中间体项目超过10个,随着在研产品对应终端制剂研发阶段的推进,更多的医药中间体将逐渐兑现,医药中间体将成为联瑞新材的又一大核心业务。

有机材料领域多年的深耕,瑞联新材得以建立起以液晶显示材料为核心的多元化业务体系。眼下,OLED取代LCD成为显示技术的主流已是大势所趋,瑞联新材也做好两手准备,在LCD依旧处于“当打之年”榨干它的每一滴价值,同时,布局未来OLED,等到LCD开始衰落之时,OLED将继续保障其不受影响。而随着CMO业务的逐步成熟,也将为瑞联新材的业绩增长提供更多的可能性 。


相关推荐

2020靠谱租房指南

俗话说得好:跳槽容易,租房不易。工作做得不好,可以随时跳槽,但是房子住的不好,可不是想搬就能搬了。租房是件很多么麻烦的事,想必大家都知道,也都体验过。从打包东西到搬东西,再到收拾整理东西,搬一次家可以让人没了半条命。这也就是为什么说租房的时候要慎重,找一个靠谱的租房平台真的很重要。作为一个租房小达人,小编用过很多租房APP,总结了不少租房经验,下面啊少就给大家分享下个人觉得比较靠谱的租房APP:豆瓣租房豆瓣租房是社区群租式租房,房源类型比较混杂,有房东直租、中介挂房、二房东出租、个人转租等等,但个人转租的比较多。虽然豆瓣上面的租房信息比较杂,但是有很多性价比高的房子,而且房源信息都比较真实。只是在豆瓣上面租房需要慢慢找,因为豆瓣上发帖的人回复消息都比较慢,除非对方有留下联系电话,否则就需要等。咸鱼租房咸鱼作为有名的二手交易平台,可能没有豆瓣那么有逼格,但上面挂的东西真的很便宜也很好用,就连租房子也是。在咸鱼上租房是比较简单方便的,但是咸鱼上面的房子大多都是以低价在展示。也就是,如果你在咸鱼上租房,看到低价又好看的房子,那你就要有心理准备房子的价格会很高。因为这就是咸鱼上面的租房“套路”。只要你能够接受房子的价格,你会发现咸鱼上的房子真实度还是很高的。租客网相比豆瓣、咸鱼,租客网属于新型的租房平台,可能很多人都没怎么听说过这个平台,我也是在朋友的推荐下才知道的。目前我的房子就是在租客网找的,个人感觉还不错,房东直租,无需中介。感兴趣的可以自己去租客网看看。在上面可以直接浏览房源信息,也可以手动发布求租信息。发布出去的求租信息,平台匹配过来的房源信息还是比较精准合适的,房源比较真实,价格也相对实惠。以上分享的租房APP,都是我自己经常在用的,没有分享需要中介费的APP给大家,因为我知道大家在租房时都是希望能免中介就免中介,小编懂你们的。希望上面的分享对你们有帮助!

2020年08月06日 10:52

租客网:你其实很富有,只是你自己不知道

国内的“千万富翁”有很多,有钱消费的却很少,而他们大多是拥有千万资产的中国式“穷人”,这说的就是国内的“房奴”们。“安居乐业”这个成语表现了中国自古以来的传统观念之一,安定生活才能愉快工作,到了现代往往衍生成“有了房子才能愉快生活”。但是现在不断飞涨的房价却让适婚的年轻人们犯了难,想要结婚,首先得买房。可是大部分夫妻双方带着各自的父母两家一起,才凑得出房子的首付。这也意味着夫妻两人未来几十年都要背负巨额房贷而生活拮据,不敢过度消费、不敢请客、精打细算、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份用。你坐拥千万资产的房子,资产却被“冻”住了无法流动。因此一贫如洗,连正常生活却也感到艰难。根据统计,现在国内已经有足够34亿人居住的房产,数量明显供过于求,但价格却一直居高不下。因此,很多不愿背上巨大债务人的年轻人,选择了租房。以现在的租金水平来看,大部分城市租金水平是低于月供的,即使在北上广,如果租的稍微远一些,几千块就能租到满意的房子。相比起购房而言,租房的流动性和自由性也更大,工作在哪里房子就租到哪里,想要更换城市也不用有太多顾虑。在这种大环境下,租客网应运而生。租客网是以互联网+为主导、以提供多元化共享生活方式为宗旨,以租赁托管业务为主营的大型综合性平台。其租客至上为目标,根据租客的租房登记需求免费为租客匹配租客要求的优质房源的网站,以最友好的方式呈现给用户,为用户带来最佳租房体验。“租客”在传统意义上是指租房的客人,而现代“租客”有了新的概念——除了老婆什么东西都是可以租来。房子,车这种大件,还是家用电器,数码产品,办公用品,机械设备生活用品,甚至是连床都可以租。租客网也在为此不断努力,扩大服务范围,为租客们带来真实的服务。其旗下的推出的租客惠,就是为了租客们的生活带来便利的一种呈现先形式。租客惠是租客网旗下大型消费类服务平台。依托租客网强大的平台影响力和海量的租客资源,以专业缔造品牌,用服务彰显价值,为合作商家和网站内的租客提供了多种优惠方案,节省他们的投资、生活成本。租客网拥有品牌、有实力,其提出的全民合伙人新兴加盟计划,更是能为“一贫如洗”的你带来靠谱的副业,增加你的收入。

2020年05月07日 14:09

越南收下台湾30万个口罩反手捐给欧洲55万个

【文/观察者网熊超然】本月1日,台湾地区民进党当局宣布捐1000万个口罩给美国、欧盟等疫情严重地区的医疗人员。7日,又再度宣布向新加坡等所谓“新南向国家”捐赠100万个口罩。然而,捐口罩的过程中,却始终风波不断。为外捐口罩,民进党当局甚至宣传“电锅蒸口罩”,劝导民众重复使用,“行政院长”苏贞昌还称“省吃俭用帮忙有困难的人才是高贵的情操”。新加坡总理夫人何晶在11日评论台湾捐赠新加坡口罩的新闻时所发出的“Errrr...”,更是引发两地网友的激烈论战。日前,民进党当局捐给另一个“新南向国家”越南30万个口罩,而越南却在本月初捐给其他各国超过百万个口罩,这引发一些岛内“立委”质疑:是否有必要捐口罩给越南,民进党当局标榜的“口罩外交”反倒是帮越南做了外交。吴钊燮回答记者提问图自“联合新闻网”据台媒“中时电子报”报道称,目前越南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为268例,已援助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英国55万个口罩,其邻国柬埔寨和老挝也分别获得39万个和34万个。23日,民进党当局“外交部长”吴钊燮在“立法院”接受质询,国民党“立委”吕玉玲问及了此事。吕玉玲质疑,台湾捐口罩给越南,越南也捐口罩,是不是在变相帮越南做“口罩外交”?台湾的“口罩外交”,首批1000万个,第二批700万个,捐口罩依据的原则究竟是什么?对此,吴钊燮表示,民进党当局外捐口罩是从对方国家大小和疫情程度两个原则来考虑,捐赠前都会事先调查,询问对方或是对方主动提出需求,也可能是对方友好人士向台湾反映,确实有需要才会捐赠。而民进党当局“外交部亚太司司长”葛葆萱则称,越南有9000多万人口,但口罩日产量只有500多万个,捐赠口罩是经双方讨论后作出的互利互惠安排。不过,这样的答复并没有让其他“立委”满意。国民党“立委”江启臣表示,如今岛内民众也有巨大的口罩需求,台湾捐给越南口罩,越南又在给别人送口罩,那倒不如直接把口罩送给越南送的国家就好了。民进党“立委”何志伟则询问,台湾是否还会再向越南捐口罩。吴钊燮表示目前没有规划,前一批捐给越南和其他“新南向国家”的口罩才刚刚抵达。对于因口罩引发的诸多争议,吴钊燮表示“外捐口罩是为了帮忙防疫,没有政治目的。”据“中时电子报”消息,民进党当局“行政院长”苏贞昌24日也对此事进行了回应,他称看到全世界很多国家连第一线的医护人员都没有口罩,台湾人很不舍,大家在非常节省的情况下,行有余力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也是出于人道。同时,苏贞昌随后也意有所指地说道:“至于我们的善心好意,如果有些国家已经足够,我们就会斟酌以后的作为,未来都会有所调整。”

2020年04月24日 20:48